八一读吧 > 大戏骨 > 1719 患得患失
  二十四家专业媒体的综评九十五分,这就是“爆裂鼓手”初登场的口碑表现,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今年圣丹斯的头号爆款,也正式宣告了2014年佳作大选的序幕悄悄拉开,今年值得瞩目的佳作将陆陆续续粉墨登场,圣丹斯显然就是第一个平台,而刚刚在颁奖季之中创造历史地连续四年赢得奥斯卡提名的蓝礼,再次抢占先机,成为了领跑者。

  不管社交网络平台之上的争论到底如何,可以确定的是,专业媒体的赞誉与肯定已经沸沸扬扬地开始翻滚起来。

  顶着巨大的压力,蓝礼再次奉献了“职业生涯最佳”级别的演出,当之无愧地成为了“爆裂鼓手”这部电影最受瞩目的焦点;更进一步地,蓝礼首次担任电影制片人,就交出了一份亮眼成绩单,再次延续了蓝礼在作品挑选方面的挑剔眼光,这也让业内人士们对于正在拍摄制作的“夜行者”报以了更多期待。

  蓝礼担任嘉宾的座谈会,刚刚引发了一股热潮,现在还没有完全平复,“爆裂鼓手”就引发了另外一股全新风潮,在小小的帕克城里插上了翅膀,浩浩荡荡地风靡起来,电影院放映厅、咖啡屋又或者是街边长椅,随处都可以听见关于这部作品的讨论。

  “我个人还是更加喜欢jk-西蒙斯的表演,更加具有力量。”

  “我觉得jk的表演更加外放更加释放,这意味着更容易讨喜,因为他的出彩都是眼睛可以直接感受到的;但蓝礼的表演更加值得品味,那些留给观众慢慢回味的空白,其实全部都隐藏在他的表演细节里,我觉得确实是比’地心引力’和’醉乡民谣’更加出色。”

  “什么?’地心引力’是无法超越的巅峰,好吗?”

  “不可能!’醉乡民谣’的表演就更胜一筹了,现在……”

  “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’醉乡民谣’怎么可能比’地心引力’更加出色?”

  “等等,等等。我们明明在讨论’爆裂鼓手’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  离开电梯,走进酒店大堂,电梯门口旁边就可以看到几名影迷正在面红耳赤地争论着,一个个都寸步不让地据理力争,坚定不移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因为太过激烈也太过投入,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发现话题的主人公就站在旁边,津津有味地侧耳倾听着。

  “蓝礼!蓝礼!这儿!蓝礼!”

  不远处,一声欢快而雀跃的呼喊传了过来,打断了蓝礼的思绪,顺着声音方向转过头去,然后就看到了酒店大堂旁边咖啡厅里,达米恩-查泽雷站立起来用力挥舞着双手,旁边同桌坐着的是jk-西蒙斯。

  达米恩用力挥了挥手臂,却没有看到蓝礼移动脚步,一边担心着自己的声音可能会打扰其他顾客的安静,另一边又着急着希望蓝礼能够快点过来,权衡之后,他干脆就直接站了起来,快步朝着蓝礼小跑了过去。

  这一点都不像达米恩-查泽雷。

  平时的达米恩就是一个低调沉默的宅男,不擅长言辞也不擅长社交,在人多场合总是竭尽全力地消灭自己的存在感,一不留神就可能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,不要说大声说话了,就连主动搭话都不见得给予回应。

  但今天……

  达米恩离开了咖啡厅,快步朝着蓝礼走了过来,神情之中透露着一股轻快和雀跃,只是从不协调的肢体动作可以看得出来,这不是他平时习惯的方式,“蓝礼,快点,快点!”达米恩压低着自己的声音,“媒体评论出来了!”眉宇之间的轻快神色透露出一股孩子气。

  其实,达米恩也才不过二十八岁而已,仅仅比蓝礼大四岁。

  蓝礼轻轻颌首表示了明白,也没有多说什么,跟随着达米恩的脚步就朝着咖啡厅的方向走了过去,那些正在激烈讨论的影迷们依旧没有发现蓝礼和达米恩的存在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自然也就错过了与剧组主创面对面交谈的机会。

  脚步来到了咖啡厅,蓝礼一眼就可以看到了西蒙斯专心致志的神情,手中拿着一份报纸,正在认认真真地阅读着,不是粗粗浏览,而是逐字逐句地阅读,紧紧朝着中间靠拢的眉宇泄露了他的紧张和投入。

  虽然刚刚就看到达米恩前往招呼蓝礼,但显然,西蒙斯没有预料到两个人过来得如此之快,慢了半拍,这才抬起头来,清了清嗓子,故作镇定地打起了招呼,然后趁着蓝礼点餐的间隙,又快速低头把刚刚阅读到尾巴的文字全部扫描完毕,这才把报纸折叠好,放在桌面上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微笑地看向了蓝礼。

  在乎,却假装不在乎。

  西蒙斯在好莱坞已经打滚了将近二十年,为了维持自己的表演梦想,他在北美各地的小剧院里表演过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角色,同时也尝试过无数不同奇奇怪怪的工作,勉强地维持生计,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在不同电影里扮演小角色。“二十年”,说出口就已经非常困难了,更不要说亲身经历其中了。

  “爆裂鼓手”是西蒙斯有史以来第一次站在聚光灯之下的作品,同时,他的表演也真正做到了光芒万丈。

  昨晚首映式结束之后,在全场掌声与追捧之中,西蒙斯也终于享受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;但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,西蒙斯又难免患得患失起来,担心着专业媒体的评论远远低于预期,所以他不得不持续地安慰自己,“不要太过期待”.

  今天媒体评论终于火热出炉了,一方面,西蒙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和期待;另一方面,西蒙斯又担心泄露了自己的不安和忐忑,尤其是在蓝礼和达米恩两个年轻人面前。这种矛盾的情绪让西蒙斯有些焦躁。

  还好,达米恩的雀跃抢走了所有视线,这让西蒙斯找到了短暂的安全感。

  “你阅读评论了吗?”达米恩瞪大了眼睛,满脸写着期待,不等侍应生转身离开,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。

  蓝礼哑然失笑,轻轻摇了摇头,“正在等着你们呢。”

  蓝礼现在依旧记得,当初“爱疯了”登上圣丹斯的时候,他的心情也始终处于紧张和激动、忐忑和雀跃之间摇摆,那种期待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;但渐渐地,经历丰富了,心情也就沉稳了——不是不在乎,只是能够以更加冷静和平稳的心态来看待媒体评论,即使是现在,蓝礼也依旧好奇着媒体评论的方向和焦点。

  “‘纽约时报’,满分!”达米恩的眼睛绽放出了激动的光芒。

  圣丹斯就是达米恩梦寐以求的顶尖舞台,当初拍摄“爆裂鼓手”的时候,达米恩就说过,他的唯一想法就是希望能够赶上今年一月份的圣丹斯,希望能够在这里接受广大观众的审核,展现自己的才华。

  现在终于实现了梦想,达米恩自然是激动难耐。

  “西蒙斯和霍尔的表演,让观看这部作品成为了一种煎熬却也成为了一种享受。”达米恩翻开了报纸,压低声音,一字一顿地阅读着“纽约时报”的影评,然后轻轻摇晃着脑袋,透露出一丝得意,“这就是我希望达到的目的。”

  达米恩从来没有准备把“爆裂鼓手”拍摄成为一部让所有人喜欢的作品,那种胃部灼热乃至于生理不适的煎熬感,这就是达米恩所追求的效果,从弗莱彻和安德鲁的角色设置,到打磨技艺的突破镜头捕捉,他始终都在寻找着那种煎熬和折磨的质感,最后通过镜头呈现出来。

  现在“纽约时报”捕捉到了这种细腻质感,达米恩自然是得意非常。

  蓝礼的眉尾轻轻一扬,朝着西蒙斯投去了视线,“看来,我们的工作没有白费。”

  西蒙斯试图说点什么,却发现自己嗓子干涩得厉害,第一次没有发出声音,咳嗽了两声,这才开口说道,“你应该阅读一下今天的媒体评论,所有媒体都在称赞你,你的表演赢得了众口一致的称赞。”

  “你确定?我以为所有的关注焦点都会在你的身上。”不是客套,蓝礼的眼神透露着真诚,他是认真的。

 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,蓝礼始终认为,“爆裂鼓手”的爆点都维系在西蒙斯身上,具有爆炸力和震撼力的表演,在弗莱彻这个角色身上得到了酣畅淋漓的体现,确确实实能够带来无与伦比的观影体验;同时,这也是奥斯卡颁奖季最为欣赏的表演类型之一,西蒙斯凭借这一角色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。

  西蒙斯可以察觉到蓝礼眼睛里的真挚,他不由稍稍愣了愣,然后表情就有些别扭起来,本来还想要客套两句,但想了想,涌到嘴边的话语也就改变了,“你这样只是让我无地自容,我刚刚还因为媒体在普遍称赞你而心生嫉妒呢,不由在每一个评论的角角落落里寻找着自己的名字。”

  蓝礼没有谦虚,只是摊开了双手,“明星光环所带来的影响,除了坏处,还是有点好处的。”那坦然的模样让西蒙斯轻笑了起来,而后又接着调侃起来,“我保证,在未来的宣传期,我会把焦点都转移到你身上的。请务必做好准备。”

  。顶点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