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唐笙 > 第四百二十二章小索
  小索从小在幽魔门长大,对错善恶观是在幽魔门这样的环境中形成的。她可以很天真善良,也可以残忍的让人发憷。

  这是唐笙第一次看小索出手。小索操控着铃铛,铃铛中藏着百鬼,这些百鬼都是胎儿鬼,阴寒恶毒。

  胎儿鬼是如何炼制的,不用说,唐笙都能想到。唐笙心里暗叹,人果然不能只看一面。真正良善的魔修如何能在凌有图的幽魔门如鱼得水。

  小索当年对她的照顾喜爱,只是因为她是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婴儿,身上挂着“幽魔门少门主”的身份,对小索和幽魔门没有危害。

  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情景下,她们只会是死敌。

  筑基巅峰的冷仁杰对上筑基后期的小索竟然还会束手束脚,无法权利全力施展开。

  铃铛中的胎儿鬼能惑人心智,渐渐迷失其中,丢魂失魄。

  冷仁杰从百鬼的包围中突围,跳落在比试台边缘。他祭出自己的碧血长箫,低沉悠扬的箫声从长箫中发出,声音如波涛,一层又一层的翻滚荡漾。

  箫声将百鬼包裹其中,张牙舞爪面容狰狞的百鬼,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你若善良,我便放出你心中的邪恶。你若是邪恶,我便挖出你的最后一丝清明。

  “混蛋,你对我的鬼儿做了什么?”小索鼓着两腮气呼呼地冲冷仁杰大喊,她正玩得开心,冷仁杰有一瞬间沉迷其中。没想到他突然又清醒过来,可见他心智坚定,真是败坏她的兴致!

  现在百鬼在冷仁杰的箫声下,竟然不听她使唤,箫声一层又一层地撞向铃铛,让小索又气又急。

  小索心疼百鬼铃铛,担心百鬼铃铛会损坏,她只能驱动铃铛快点召回百鬼。

  “噗~”小索喷了口血,百鬼铃铛被损,连带着她心神俱伤。小索红了眼睛哭出来,“不打了,不打了!”

  冷仁杰没有轻易放过小索,他刚刚见识过小索的诡异手段,不会轻易因为她的眼泪而心软。

  “我认输!”小索本想趁着冷仁杰停手的时候偷袭他,见冷仁杰不上当,她只好认输。

  冷仁杰将碧血长箫往前一送,百鬼一片哀嚎躲进铃铛中。

  小索捧着百鬼铃铛眼泪直掉,“混蛋,你赔我铃铛。”

  冷仁杰脸上没有丝毫波动,听到比赛管事判定他赢的声音,冷仁杰召出法剑御剑飞回观看台。

  “坏蛋,大坏蛋……”小索在冷仁杰身后气得直跺脚。

  冷仁杰对身后气急败坏的小索无动于衷,他落到唐笙身边。他方才在比试中分神关注唐笙比试的情况,才让小索的百鬼铃铛迷惑住。

  “恭喜师兄赢得比试。”唐笙率先开口。

  “多谢小师妹,”冷仁杰温润俊雅的脸上有一丝喜色,“我能和小师妹一起进入九嶷秘境。”

  杜玉珠在一旁,见冷仁杰竭力掩藏还是流露出来的爱意,正要调侃,转头看唐笙一脸平淡无波,明智的保持沉默,为自己点赞!

  仙修与魔修的比试全部结束,仙修丢掉了三十三个九嶷秘境的玉牌。幽魔门得到了二十四块九嶷秘境的玉牌,这样的结果零画不是很满意,但也明白这算是很好的成绩。

  “多谢仙修道友们的感慨,承让了。”零画站在半空中对着曹权和南乔道,“半个月后本座会亲自带领幽魔门弟子到神龙群山与诸位汇合。”

  九嶷秘境中的那样东西,对他太重要了。零画必须亲自跟着才能放心。魔修与仙修之间的战斗,不出半年就会开始。他要避免仙修们在九嶷秘境对幽魔门弟子下手。

  曹权冷笑,“不过是筑基期弟子们的历练,幽魔门难道没有人了,还需要门主亲自带队。”

  “本座对门派弟子一向重视,便是筑基期弟子也是幽魔门的中坚力量。本座亲自看护那是职责所在。”

  曹权还想说什么,被南乔尊者按住,“我们走。”

  比试已经结束,这些口头之争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。他们带着各门派家族的筑基期核心弟子,还是尽快回去毕竟妥当。

  曹权点点头,确认了带来的筑基期修士都在场之后。曹权和南乔向符算子告别。

  一行人匆匆离开演武场往连火城城门赶去。他们要在城门外才能使用灵舟。

  唐笙等人走到连火城城门。

  早已经跑到城门外等候的小索,从一旁跳出来,拦住冷仁杰,“大坏蛋,我要和你再比一场。”

  冷仁杰冷冷看了一眼小索,绕过小索继续往前走。

  “喂,你站住!”小索叉着腰气呼呼地大喊,冲上去伸手要去拉冷仁杰,被冷仁杰躲开。

  小索瞪着眼睛气鼓鼓地说道,“你把我的百鬼铃铛弄坏了,你要负责把它修好。那是我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胎儿鬼炼制的。”

  冷仁杰在前面走着,闻言一股怒火冲上来,祭出碧血长箫指向小索。

  小索被冷仁杰凶狠的模样吓了一跳,挺了挺胸脯生气地说道,“明明是你弄坏的……仙修就这么不讲道理吗?”

  “四师兄,我们走吧!”唐笙转过身来,拉着冷仁杰。

  这是在连火城,小索的身份在幽魔门并不简单,她是幽魔门一个长老的女儿,未婚夫也是幽魔门里面的重要人物。冷仁杰想杀小索为那些枉死的胎儿鬼报仇,不必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  冷仁杰收起脸上的怒气,温柔地看着唐笙,“好,听小师妹的。”

  “等下。”小索盯着唐笙喊了一声,她走近两步紧紧地盯着唐笙的眼睛,“你……”

  唐笙幽深的猫眼,阴冷如寒潭,眼神直抵小索的眼底深处。

  小索打了个冷颤,她忙将视线移开,噘着嘴嘟囔着,“我见过你的眼睛,跟我家少主的一模一样。”

  曹权等人注意到唐笙等人谈论的内容,不少人竖着耳朵正等待下文。

  唐笙冷声问道,“这位道友你想说什么?”

  “我,我……我想问你跟我家少主有没有关系?”小索越看唐笙越觉得,眼前的人与婴儿的唐笙相似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