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召唤天骄 > 第两百二十一章在你最擅长的领域折磨你

第两百二十一章在你最擅长的领域折磨你

  单侦调息完毕,睁开眼睛,寒光闪烁。

  此时的他头扎红巾,身背弓箭,居然摇身一变,成了海龙帮的江天卫。

  狡兔三窟,天镜司在各地不仅有隐秘据点,在各大帮派中还有秘谍,必要时能做出身份互换,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而使用天悬镜的单侦,最终逃往了丽阳。

  遁法的距离是有限的,不可能将他送到天涯海角,顶多能达到附近的郡县。

  兴明郡自不必说,鱼龙混杂,稍有不慎就会暴露行踪,而相比起远在中州的天镜司,相信更多的人都会去讨好楚枫,因此被单侦第一个被排除。

  五顺郡舒家家主才被步惊云和林焕所杀,郡内势必一片混乱,而天骄门早有准备,接下来必定是大举入侵,一旦逃往那里,被追上的可能性也极大。

  所以那时的他就只有两个选择——北上丽阳或者南下灵州。

  换成九成九的人遇上这种情况,都会选择南下灵州,因为那里是天骄门鞭长莫及的地方,而丽阳的海龙帮却是天骄门的盟友,入那里岂不是自投罗网?

  但是单侦却在电光火石间,做出了与众不同的决定。

  首先,玄阴教林无殇参加大典,幽冥青灯林焕又替楚枫卖命,虽然这不代表玄阴教与天骄门和解,但双方却有了利益交换的基础,逃入灵州的风险绝不比兴明五顺小多少,得到的只是心理安慰。

  其次,丽阳由于清萝公主的大驾,已经成为了官府势力最雄厚的地方。

  单侦很清楚,青州知州苏纶暗地里派了多少高手前往丽阳,只为了保护清萝公主的安全,以至于点星剑派和惊虹舫的污糟事都管不了。

  最后,清萝公主虽然插手,却绝不会亲自出面,因为那样就犯了大忌,哪怕曦皇再疼爱,也会将她禁足在皇都公主府邸,做一只金丝鸟。

  这种情况下,最危险的地方,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  单侦服药将伤势恢复,再调整了一下人皮面具,确定万无一失后,走上街头。

  江天卫别看在海龙帮就是个小小的护卫,到了丽阳城内可是横行无忌的老爷,大摇大摆走着,没人敢上前盘问。

  这就极大方便了他的行动,不多时就来到河道交汇处的一座府邸前。

  丽阳陈府!

  拜楚枫一刀镇丽阳所赐,这座黄金地段的府邸至今仍无人敢接手,似乎在默默表示着随时恭候陈氏回归。

  “反守为攻,就在此时!”

  单侦身形灵巧的一闪,跃入府中。

  他能肯定,陈玄羲是大渝余孽,那惊神玉和龙气都做不得假,那么楚枫就算故事编造得再好,也没办法涵盖一类人——

  陈玄羲的亲人!

  尤其是他那个死讯传出后就消失不见的母亲赵璟瑜!

  单侦抓捕大渝余孽长达十五年,斩获上百名,对于这些人的行为习惯已经熟悉到了极致,摸到赵璟瑜的房内,轻车熟路的开始搜查。

  没有收获。

  实际上陈玄羲伏诛后,赵璟瑜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就被天镜司搜查过。

  那时是一个执事带着一队司卫前来,现在换成了单侦亲至,但结果却是一样。

  单侦并不气馁,以这个房间为中心,开始呈规则的环状,一间屋子一间屋子搜索。

  这是个漫长无聊的过程,并且不见得能有收获,天镜司一向讲究效率行事,除非特别重大的案件,否则绝不会将时间浪费。

  但现在单侦近乎走投无路,他必须找到线索。

  可惜整座陈府搜过,仍旧一无所获。

  单侦眉头皱起,转身回到赵璟瑜的房内,从怀中放出一条酷似青蛇,背生双翼的灵兽来。

  “给我嗅一嗅这屋子里残存的女子胭脂,隐秘气味,再在附近找寻相同气味的房屋。”

  那灵兽乖巧的点着脑袋,在屋子里盘桓一圈,毫不迟疑向外飞去。

  不多时,单侦就来到对街的一户院落中。

  那里也是大户人家,人声鼎沸,正在邀请戏班子唱戏,他闲庭信步的走入,忽走忽停,每每都卡在侍卫的死角,轻松来到一间女眷的屋子里。

  咔擦!

  终于,他的嘴角扬起,在床头开启了隐秘的机关,手探入进去,却是空空如也。

  他凝神看着手指一点微不可查的青色,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从中小心翼翼地捻起一颗圆珠,弹了进去。

  嘶!

  尖锐怪异的声音响起,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腐蚀,发出嘶哑的惨叫,单侦再度探手,抓起一把蠕动的赤黄虫子:“果然还在用青玉兽传递消息,被抓了那么多,也不知吸取教训吗?真是一帮毫无挑战性的弱智啊!”

  “去!”

  下一刻,他伸手一抛,那纤韫虫竟是连成一条细线,向着屋外飘去。

  他紧随其后,一路又回了陈府,来到花园中。

  此时的花园早就无人料理,杂草横生,虫蚁满布,单侦目送着纤韫虫钻入一座假山,消失不见,点了点头,开始在四周布置,描绘出道道阵纹。

  换成别的掌镜使,这类执事做的基础工作势必生疏,但单侦的手却稳健至极,在最短时间内,没有半丝错误地刻画出一座擒灵阵,笼罩整座假山。

  “起!”

  他的武功还在其次,最擅长的正是阵道,比起曾经布置六灵燃魂阵的解家无忧公子有过之而无不及,否则也不能以区区凝煞境成为掌镜使。

  轻喝一声,阵纹闪耀,整个花园蓦然涌起一股薄而不透的雾气,单侦默默等待,片刻之后,一道青光就自假山穿出,落在地上,变成了一头巴掌大小,晶莹剔透的奇异小兽。

  “来!”

  单侦伸手一招,那小兽就可怜巴巴的跳起,落在他的掌心。

  这种青玉兽是惊神宗余孽专门培养的一种奇特异兽,拥有神奇的转化性。

  传信时就是快如闪电,迅如鬼魅的信使,闲暇时还能化作贵妇人的钗饰,伪装得天衣无缝,真正如同死物,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探查。

  不过天镜司在束手无策后,却偶然发现这种小兽的毛发气味对纤韫虫有致命的吸引力,而对付起纤韫虫来,手段就太多了,很快抓捕到了第一头青玉兽。

  有了样本研究,接下来就轻松多了。

  这种青玉兽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,就是不能一直化作玉石饰物,每每转换过一次,就要藏在真正的土石中,汲取自然的力量。

  这个过程视青玉兽的强弱持续数日到一月,中途无法挖出,因为它与土石融为一体,根本不分彼此,受到打扰时会启动自我保护措施,深入地底,消失不见。

  所以前朝余孽紧急转移时,常常带不走青玉兽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

  “让我看看你最后一次传递了什么讯息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楚枫,你给我等着!”

  忙活了大半天的单侦,抚摸着青玉兽柔顺的体毛,成就感涌上心头。

  他的真气徐徐侵入青玉兽体内,慢慢的小兽蜷缩成一团,不断缩小,最后竟变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玉石,正好镶嵌在饰物之上。

  而这个形态下的青玉兽更是会暴露出最后一次传递的信息,靠着截获这种消息,单侦甚至端掉一个被惊神宗余孽腐蚀严重的宗门。

  现在,他又将顺藤摸瓜,抓住陈玄羲的母亲,到那时……

  不过当青玉兽上的讯息出现在眼前时,单侦突然怔住。

  因为上面只有五个字。

  五个意想不到的字。

  单侦揉了揉眼睛,仔细的再将消息看了一遍,终于确定无疑。

  下一刻,惊怒到极点的怒吼响彻整个花园:

  “楚枫!!!!!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