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你为何召唤我 > 173.这是一款很有深度的游戏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对白亦而言很棒的早晨,他甚至放弃了今天原定的修复黑耀金盔甲的计划,主动送两个女孩去学院,因为心情的愉悦,他觉得自己的步伐都格外轻快,就连这片天都蓝了很多。

  “看把他给美得,就差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。”一个匿名的声音吐槽道。

  “亲亲什么的之前还只是锤头鲨布偶能享受的待遇,现在也让他享受了一番,大概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和锤头鲨一个待遇所以才这么高兴吧?”

  “我也真没想到堂堂第五行者阁下会因为这点小事而高兴,以后可得把他盯紧了,不能让他对小弥雅做出更过分的事!”

  白亦并不理会这些声音,这些羡慕嫉妒恨的吐槽都被他选择性屏蔽掉了。

  等到弥雅和缇丝嘉尔走进教室去找自己的导师之后,心情大好的白亦才过去老年公园那边,看着工友们正围着一张棋摊饶有兴致的讨论着什么,其中还有几张没见过的新面孔,当中最扎眼的当属那个全身漆得绿油油的家伙,远远看上去他还以为是颗会动的小树人...

  直到走近一看,才发现是上次和他交过手的那位破法者,他居然真的听了建议,跑去给自己换了一身扎眼的绿色?

  想要生活过得去,身上就得带点绿?

  破法者看见白亦过来之后,主动打了个招呼,走了过来,白亦避都避不过,这身绿色实在太晃眼了。

  “哈哈,希望大师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破法者很主动的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按照常理来说,你不是应该陪着你的魂甲使去外面实习?”白亦问了一句。

  “啊哈,实际上我们开学之前就去了,可只有一周时间,现在又回来了,因为要参加学院的庆典,所有的外出课程都削减了,现在还有很多高年级学生陆陆续续的回来呢。”破法者解释道。

  “庆典?”白亦有些疑惑。

  “对啊,下个月就是这所仙塞学院2500周年的校庆,所有外出的学生和老师都会回来参加的。”破法者继续说着,“我也没想到这所学院居然存在这么长时间了。”

  别说是他了,就连白亦自己也没想到仙塞学院居然有2500年历史了,这在他看来简直像奇迹一般,忍不住在虚空里对着前任院长学徒问道:“为什么我在这里丝毫没有感受到2500年历史所应有的厚重感呢?”

  “呃...这个怎么说呢...”学者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其实仙塞学院这个名字,确实是2500年之前就有的,一路沿袭至今,只是中途经历过很多事,辉煌过也衰落过,也曾毁于战争,还被当权者关停过,但这个名字却一直保留了下来。”

  “其实希望阁下你也可以认为这所学院不是最早的仙塞学院了,毕竟除了名字之外,很多东西都是新建的,就连地址都换了好几次,也是最近百年才迁到亚芬城来的。只不过我们自己还是习惯作为传承者,并继续往后传承下来。”

  “能把名字继承下来,也是不容易的。”白亦倒是认可了这所谓的历史,难怪在这所学院里感受不到历史应有的那种厚重感,因为这里已经是新建的学院了。

  在虚空里简单询问一番之后,他又对着现实里的破法者问道,“那么学院会组织一些什么样的庆典活动呢?”

  “还能是什么?都是那无聊的老一套咯,你不会感兴趣的。”破法者无所谓的耸耸肩,显得兴致缺缺的样子,也没在意白亦不知道庆典这事,目前学院只通知了那些高年级学生提前返校,暂时还没全校通知,有人不知道也正常。

  “不过倒是听说,会有很多组织过来参观,甚至派出一些学生过来交流学习,到时候学院里会很热闹,也很乱吧。”破法者补充了一句,还不得白亦回答,就听见棋摊那里有人喊了一句:“那个绿油油的家伙,到你了。”

  然后他就屁颠屁颠跑去下棋了。

  校庆这种事和白亦没太大关系,他顶多是找机会秀一把自己的修理技术,看看能不能多骗几个外校凯子,顺便再把小弥雅和缇丝嘉尔看看好,别遇见外校的登徒子。至于其他的嘛,就像破法者所说的那样,对他而言都是挺无聊了。

  他又在棋摊外围找人打听了一番堕神教的事,听闻最近教会似乎也加大了打击力度,已经有数十人被捕,牵连出好几个贵族和民间团伙,教会正忙着彻查此事。

  大部分人都对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