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你为何召唤我 > 173.这是一款很有深度的游戏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对白亦而言很棒的早晨,他甚至放弃了今天原定的修复黑耀金盔甲的计划,主动送两个女孩去学院,因为心情的愉悦,他觉得自己的步伐都格外轻快,就连这片天都蓝了很多。

  “看把他给美得,就差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。”一个匿名的声音吐槽道。

  “亲亲什么的之前还只是锤头鲨布偶能享受的待遇,现在也让他享受了一番,大概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和锤头鲨一个待遇所以才这么高兴吧?”

  “我也真没想到堂堂第五行者阁下会因为这点小事而高兴,以后可得把他盯紧了,不能让他对小弥雅做出更过分的事!”

  白亦并不理会这些声音,这些羡慕嫉妒恨的吐槽都被他选择性屏蔽掉了。

  等到弥雅和缇丝嘉尔走进教室去找自己的导师之后,心情大好的白亦才过去老年公园那边,看着工友们正围着一张棋摊饶有兴致的讨论着什么,其中还有几张没见过的新面孔,当中最扎眼的当属那个全身漆得绿油油的家伙,远远看上去他还以为是颗会动的小树人...

  直到走近一看,才发现是上次和他交过手的那位破法者,他居然真的听了建议,跑去给自己换了一身扎眼的绿色?

  想要生活过得去,身上就得带点绿?

  破法者看见白亦过来之后,主动打了个招呼,走了过来,白亦避都避不过,这身绿色实在太晃眼了。

  “哈哈,希望大师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破法者很主动的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按照常理来说,你不是应该陪着你的魂甲使去外面实习?”白亦问了一句。

  “啊哈,实际上我们开学之前就去了,可只有一周时间,现在又回来了,因为要参加学院的庆典,所有的外出课程都削减了,现在还有很多高年级学生陆陆续续的回来呢。”破法者解释道。

  “庆典?”白亦有些疑惑。

  “对啊,下个月就是这所仙塞学院2500周年的校庆,所有外出的学生和老师都会回来参加的。”破法者继续说着,“我也没想到这所学院居然存在这么长时间了。”

  别说是他了,就连白亦自己也没想到仙塞学院居然有2500年历史了,这在他看来简直像奇迹一般,忍不住在虚空里对着前任院长学徒问道:“为什么我在这里丝毫没有感受到2500年历史所应有的厚重感呢?”

  “呃...这个怎么说呢...”学者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其实仙塞学院这个名字,确实是2500年之前就有的,一路沿袭至今,只是中途经历过很多事,辉煌过也衰落过,也曾毁于战争,还被当权者关停过,但这个名字却一直保留了下来。”

  “其实希望阁下你也可以认为这所学院不是最早的仙塞学院了,毕竟除了名字之外,很多东西都是新建的,就连地址都换了好几次,也是最近百年才迁到亚芬城来的。只不过我们自己还是习惯作为传承者,并继续往后传承下来。”

  “能把名字继承下来,也是不容易的。”白亦倒是认可了这所谓的历史,难怪在这所学院里感受不到历史应有的那种厚重感,因为这里已经是新建的学院了。

  在虚空里简单询问一番之后,他又对着现实里的破法者问道,“那么学院会组织一些什么样的庆典活动呢?”

  “还能是什么?都是那无聊的老一套咯,你不会感兴趣的。”破法者无所谓的耸耸肩,显得兴致缺缺的样子,也没在意白亦不知道庆典这事,目前学院只通知了那些高年级学生提前返校,暂时还没全校通知,有人不知道也正常。

  “不过倒是听说,会有很多组织过来参观,甚至派出一些学生过来交流学习,到时候学院里会很热闹,也很乱吧。”破法者补充了一句,还不得白亦回答,就听见棋摊那里有人喊了一句:“那个绿油油的家伙,到你了。”

  然后他就屁颠屁颠跑去下棋了。

  校庆这种事和白亦没太大关系,他顶多是找机会秀一把自己的修理技术,看看能不能多骗几个外校凯子,顺便再把小弥雅和缇丝嘉尔看看好,别遇见外校的登徒子。至于其他的嘛,就像破法者所说的那样,对他而言都是挺无聊了。

  他又在棋摊外围找人打听了一番堕神教的事,听闻最近教会似乎也加大了打击力度,已经有数十人被捕,牵连出好几个贵族和民间团伙,教会正忙着彻查此事。

  大部分人都对教会的实力有着超高的信任,没怎么把这种邪教放在眼里,甚至还觉得这事很快就能结束。

  这样的想法还是有些天真,虽然白亦也不怀疑教会能赢下最终的胜利,可他不觉得这事能快速了解,这个堕神教可是比很多人预想中的强大太多,只是教会有所顾忌,没有公开这些事罢了。

  还真是悠闲啊...白亦心头琢磨着,离开老年公园自己慢慢往家的方向走,甚至因为心情很好的缘故,还大方的主动邀请虚空行者们来玩大型虚拟游戏,毕竟不能自己一个人开心是吧?

  这一次他主动替虚空行者们选择了一款运营发展类游戏,大概就是模拟他穿越时地球的环境,给每名玩家发一笔启动资金,他们可以用这笔钱去选择投资或者接受教育,过一段地球人的生活,最后以混得最好最成功的人为赢家。

  当然了,为了避免以前几次尴尬情况的出现,白亦对这个游戏进行了严格的约束,至少保证虚空行者们不能随意使用自己的能力,只保留了他们的知识和人生经验,让他们像正常地球人一样生活。

  很多虚空行者对这个新游戏表示了兴趣,并积极加入其中,几乎除了睡觉的和不说话的那几位都参加了进来。

  游戏开始后,白亦也就没管他们了,自己回到实验室里开始折腾那套损坏的黑耀金盔甲,可没过多久,魔法师就戳了戳他。

  “我的钱不够了,快支援我一点。”魔法师急切的说道。

  “这才没开局多久啊,你干了些什么啊?”白亦疑惑的问道,然后往游戏里瞟了一眼,就看见魔法师扮演的角色怀里抱着一部手机,缩在天桥下面,身边放着一些馒头和泡面,而他还时不时在手机上操作几下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...

  你居然把钱全部拿去氪金玩手游了么?白亦简直震惊了!然后果断拒绝了魔法师的要求,没有再帮他作弊,反正给他调再多的钱他都会拿去氪金了,这么丢人的老师还是早点出局吧!

  接着魔法师就因为没钱吃饭饿死在了天桥底下,第一个出局。

  然后第二个出局的是工匠行者,他因为涉嫌仿制枪支弹药被警察叔叔逮捕后枪毙了...

  第三位出局者是恶魔行者,他用白亦给的资金去创办邪教,骗财骗色,最后被受害者家属用砖头砸死了...

  在最快出局三人之后,小弥雅和缇丝嘉尔回来了,白亦也就没观察他们是怎么玩的,跑去给女孩们上课去了,等到下课之后再回游戏一看,大部分行者都已经出局了...

  其中炼金术士是进行化学实验时被炸死的;蛮子是乱吃东西食物中毒又没钱看病死的;探险家死于盗墓途中;学者跑去当了程序员,加班猝死了;刺客跑去当女间谍,不慎落入敌手...

  再看看活到后面的,骗术师在天桥下给人算命,勉强苟活;画家因为剽窃别人作品被告上法庭,拿不出赔偿金之后跑路了,正在蹲桥洞残喘;吟游诗人吃软饭,活得很没尊严...

  至于圣骑士和传教士两人,基本就是买了台电脑连接上网络去享受那些他们喜欢的东西,成为了老司机,靠着二次元相关的东西居然养活了自己?

  倒是领主混得最好,他靠着那一点启动资金创办了一家小公司,并逐渐做大,已经升任ceo迎娶白富美,走向人生巅峰了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这局游戏的胜利者。

  另外比较有竞争力的则是魂甲使,他凭借着自己对小动物的喜爱,混成了著名生物学家。还有影子,当了一名畅销作家,虽然主要是言情向和耽美向,但身家丰厚,粉丝众多。

 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巫妖居然也活到了最后,还跑去教堂里当了位牧师?

  “就凭我对生命和灵魂的理解,简直太适合牧师这种职业了。”巫妖如此解释道。

  替那些接受过他祝福的虚拟生命默哀好吧...

  这么看下来,领主肯定是最后的赢家了,不过白亦的主要注意力倒是没有放在他身上,反而是比较在意武者,她选择的是最普通的人生,平淡的学习就业结婚生子,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  这样其实也挺好的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结婚的对象总觉得有些眼熟呢?然后两人的小女儿,又总是和弥雅有点像?还抱着同款的锤头鲨布偶...

  好吧,不管她是想暗示什么,反正她也大概体验了一把生子是什么感觉吧?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