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玄武裂天 > 第一千零三十章绝谷探穴
  轰!一间屋内忽然传出一声剧烈的震响,屋顶处骇然被撞人出一个大洞来,一束月光的清辉透过房顶的洞口洒落幽暗的屋内,地上躺着五个人影,感觉不到一点气息,应该是死透了。

  但见云天星手摇折扇的走到罗惊鸿身边,白凝霜掸着裙衫,三人都是十分郁闷地抬头望向屋顶外的一弯新月。

  "居然跑了一个,不知要扣多少功勋点?"罗惊鸿一脸沮丧地道,一副十分心疼的模样。这厮绝对受了那只凤的影响,懦雅之风尽失,视功勋点如命。

  这时,各个屋内的战斗都巳相继结束,三三两两地走了过来,恰好听见罗惊鸿无限悲切的那句话。

  "嘻嘻!本以为经常被扣功勋点的只有星儿一人,终于寻得一个天涯沦落人。"古蓝星实在是说不尽的开心,笑得像朵花似的。

  "呵呵!你们中可还有谁漏掉了鱼儿?"陆随风淡笑道。

  "星儿这次可是没有漏掉一个,全斩了!"古蓝星挺了挺高高隆起胸脯,喜滋滋的高举着手道。

  众人皆摇头表示并无任何遗漏,唯有云天星的这一组人,都是微微的低垂着头,脸上有些发燙。

  "天星兄的这一组,干得非常不错,功不可没,功勋积分翻倍奖励!"陆随风突然出人意料地朗声宣布道。

  "啥意思?"古蓝星无比惊愕地瞪着陆随风,云天星疑是自己听觉出了问题,只不过,旋即便释然了过来,明白了陆随风的深层用意。

  "如非有人破顶逃逸而去,无影在外面等着追踪谁呀?"陆随风对众人解惑地言道;"星儿你虽然无功,却也没错,只是对任务的理解有误,可惜了这次大好的机会,日后好好加油!"

  古蓝星真的很郁闷,她对任务的理解根本没问题,只是一打起来便全抛在了脑后,血的教训呀!她发誓绝不会在同一个坑上摔两次。

  破顶逃逸而出的那名杀手,正是在城北犯下血案的那名白发老太杀手,当下虽变成了一个半老徐娘,夜色下,云无影仍能清晰的辨认出来。

  那妇人身形闪动间已飞速地越过几处楼房,数个呼吸间便己离开这片街区,轻灵的跃下地面,理了理散乱的发絲,而后勿勿而去,很快便消失了踪影。

  ……

  "无影,你是说那杀手出城后,便进入了千里外的一处峡谷绝地?"陆随风思索地道。

  "正是!那里属于一个三不管的地界,我怕暴露了行藏没跟着进去,但,我掠上虚空仔细观察了一下,这峡谷绝地再无其它的出入口。"云无影涯十分确定地说。

  "走!事不易迟,绝不能给对方喘息之机。"陆随风果决地道,时间虽巳接近午夜,但对众人而言,就算是三天四夜不休不眠都没多大感觉,更何况此行或能挖出血影楼的一个重要巢穴来,再幸苦也值得。

  夜深人寂,众人出城之后,便放开身形飞速奔行,宛如一串流光划过夜空,千里路途,不到数个时辰,巳见到了云无影所说的那座峡谷绝地。

  幽冷的月光下,峡谷两端刀削般的峭壁高耸,光滑如镜,寸草不生,果然是处于荒凉的峡谷绝地,这种地方平时绝对的人迹罕至,将巢穴隐于其间的确不易被人察觉。

  小心翼翼进入幽深的峡谷,人过其间,抬头只能望見一线天光,谷内虽坑凹不平,以众人的目力,却也能一目了然。一路之上,每个人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四周,并未发现什么特别异样之处。

  幽深的峡谷蜿蜒如蛇,九曲十八弯,足有数里之长。峡谷的尽头三面环山,前面却是横着一条地底阴河,宽约二十米,河水湍急。

  河对岸是一座高耸入云孤峰,冷月的幽光下,隐约可见一条石径小道蜿蜒而上。这一发现,根本不用费神猜想,血影楼的巢穴已然呼之欲出。

  这条石径小道,分明是人为刻意开发岀来的,蜿蜒崎岖的直接延伸到峰顶之上……

  峰顶之上的面积颇大,林深树密,古木参天,烟云弥漫缭绕,能见度十分有限。如想在短时间找出对方隐藏之处,不压于大海捞针。

  一个时辰过去了,众人几乎将峰顶的每一寸土地都仔细认真的过滤了一遍,皆无所获,甚至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发现。

  众人皆额头见汗,陆随风却并未参与搜索,至始至终都一直环抱着双手,斜靠在一株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上,一个时辰就这样一动未动,像是入睡了一般。

  自然没人相信他会在这种时候没心没肺的偷闲养息,别人皆在用力,他却是在用脑。整座峰顶的一草一木一石,皆在他心神的笼罩下,一幅幅可能用作藏身之处的画面,反复不断地在脑海中演示变换,随又一次次被否定排出。

  逆向思维,试想着自己若是血影楼,最有可能会将藏身处设在何处?当然应该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……

  陆随风的嘴角微微地掀动了一下,浮现出一抺释然的意味,睁开眼时,发现一张倾国倾城的脸,正歪着头,用一种戏谑的眼神望着他。

  "睡了这么久,应该梦到了什么吧?"紫燕星辰般明亮的眼眸俏皮眨了眨。

  "呵呵,猜猜看!"陆随风伸手搂住她的纤腰,胸脯很无耻的紧贴在一对饱满上;"猜对了,回去后奖励加倍!"

  "别,那奖励还是记在轻水姐身上吧!"紫燕吐气如兰的幽幽道,她自然知道这货所说的奖励是什么,实在是真心的承受不起。

  "呃……"陆随风的眼皮抽了抽,轻咳了一声;"这个……燕儿心思玲珑,应该也想到了什么吧?"

  紫燕抬头望了望陆随风身后的那株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,若有所思的喃喃道:"眼前的这情形,与当年在云霞山庄上的一幕何其相像,不会真有这么巧吧?"

  "都说是知夫莫如妻,果然是心有灵犀啊!"陆随风开心的在她那张丰润诱人的红唇上,重重的吻了一下。

  "哼!当我们都不存在呀?"古蓝星涨红着脸,气鼓鼓的哼声道。

  "小丫头懂什么?这是奖励!"陆随风很无耻的道:"你若能找到对方的藏身之处,自然也能获得这种奖励!"

  禽兽!所有人都同时伸出一根中指,对着某人,空气中弥漫着无尽鄙视的气息,却被陆随风完全忽视。

  "大家不用找了!其实对方的藏身之处,看似远在天涯海角,实则近在咫尺,就在眼前的这株大树内!"紫燕淡淡地出声道。

  一石击破水中天,一言惊醒梦中人,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这株五人合抱的大树,古木参天直入云端,将头昂至极限,唯见云烟蕩漾,难见树端。

  "何以见得?"云天星微皱了皱眉,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不是怀疑紫燕的说词,因为这已超出了常识的认知。

  对于云天星的质疑,紫燕不以为然的淡笑道:"我与凤儿信息相通,所以,对草木有着特殊的认知,"眼前的这株千年古树叫做"玲珑树",不仅是枝叶晶莹透亮,且整个树心都是玲珑通透,也就是说,这树心是空洞的,并非人力刻意为之,而是天然生成!"

  "当真是天地之大,无其不有。我上去看看是否当真如此?"云天星好奇心泛滥,话落,整个人已冲天而起,直朝着没入云端的参天大树顶端飞掠而去。

  秘穴出入口虽巳找到,以陆随风对杀手组织的了解,其间肯定暗设下许多机关消息,而云天星却是从沒与杀手组织打过交道,这般冒然的闯入,势必会遭遇可怕凶险,甚至连陨落都有可能。

  树巅之上,轻烟雾气缭绕,冷月的幽光透过枝叶的缝隙,隐约可见一个幽深的树洞,洞穴内一片沉黑,纵有夜视之眼也难一眼望到底,能见度不会超过二米。

  树穴内的空间足可同时容下两三人一起行动,树壁周边坑坑凹凹,免可供人踏足。只是高低参差十分错乱,毫无规则,一步踏空便会直坠穴底。

  云天星只是略微的犹豫一下,便决定先下去探探情况,面对如此错乱复杂的环境,他也不敢稍有大意,十分谨慎的逐步向下模索着行进。

  一步一探,小心異異地下行了数十米,并无异样发生,云天星方才轻舒了一口气,殊不知,下一脚踏下,便觉有一絲微弱的反弹之力传来,心中暗叫一声不妙,身形急速的闪动间,一股强劲的破风之声巳迎面暴袭而来。

  噗噗噗!七八枚蓝汪汪的锋针,瞬间巳穿透云天星留下的残影,射入树壁,入木三分,在幽暗的洞穴中闪着阴森的寒芒,望之令人毛骨悚然。云天星这才意识到这树穴内,竟是设有重重机关消息,可谓是步步惊心,凶险无比。如非反应及时,此刻只怕巳被这些毒针透体而亡,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