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读吧 > 逆水行周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家书抵万金(续)
  所谓“八股信”,是一种特定格式的信,其内容分为八个部分,适用于代写书信,一般来说,“写”信人不识字,需要口述,让人代写,那么以这种格式写信,高效、便捷。

  以东南道行军的军邮来说,所用信笺都是统一印刷的,正反两面都能写字,每一面的格子数是二百格,按照“八股信”规定的信件格式填写内容,可以简单明了并高效完成一封信的书写。

  其格式如下:

  称谓:写信人对收信人的称谓,这是必须有的。

  问候语:写信人对收信人的问候,这也是必须有的。

  正文:写信人介绍自己及收信人家中亲属近况,包括父母、叔伯、兄弟姊妹、妻儿等;

  说家:家庭、家族、宗族情况;

  说事:写信人将想要告诉收信人的好事、坏事说出来;

  问事:写信人把想问收信人的事情写出来;

  祝颂语:写信人对收信人的祝福,这是必须有的;

  落款:写信人的名讳以及相对于收信人的身份。

  代写书信的军吏,根据这样的信件格式,问想要“写”信的士兵相关内容,然后照着填上去就行,一问一答很省事,所以效率很高,即便那士兵表达能力差,军吏也能很快问清楚对方想写的内容。

  同样,家属寄来的书信,基本都是这样的格式,所以士兵收到信、听军吏念过之后,对于家中近况就能了解清楚,同时也能知道对方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回应。

  这样的格式,不是厍狄钧自己想出来的,而是现成就有:黄州的镖行,有代写书信及送信、收信业务,各镖行汇总的心得之中,就有精简过后的书信格式。

  官府的驿站,只进行公文或者公务文书传递,基本上不办理民间书信通邮事务,所以黄州镖行的书信业务,极大方便了平民百姓,如今在军中设置的“军邮”,就吸取了镖行书信业务的经验教训。

  军邮能够顺利实行,不仅仅依赖于东南道行军自身的努力,还靠着方方面面的协助才能实现,而厍狄钰知道,让将士们能和家人通信,既有好处也有坏处。

  因为家乡的变故,极有可能影响将士们的情绪,如果士兵们收到好消息,自然心情愉悦,可一旦收到了坏消息,极有可能导致将士表现失常,有的人甚至会做出过激举动。

  譬如叛逃投敌。

  一个士兵,若得知家乡亲人受到贪官污吏欺压,亦或是被豪强大户欺凌,官府却不主持公道,那么情绪失控之下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如果此人被仇恨蒙蔽了理智,很可能会投敌,泄露军情以做报复。

  或者,因为家中传来的各种坏消息,心智大乱,终日沮丧不已,影响自己表现不说,还会连带着让同伴也受影响。

  这种事是必须预防的,所以兼管收发处的厍狄钰,实际上和属下肩负着另一项重任,就是信件审查。

  将士们和家人通信,其内心所想肯定会多多少少在信里流露出来,而家属寄来的信件,若其中有坏消息的话,可以预见会影响收信人的情绪。

  所以,信件审查很有必要,虽然偷看或者记录别人信件的内容很不道德,但这是必须做的事情。

  军心,不光是会因为缺粮、赏罚不公而受到影响,后方传来的消息,也会影响将士们的心态,所以厍狄钰要从书信往来之中,时刻关注将士们的想法及可能的倾向。

  一旦发现有苗头不对,要立刻采取措施解决。

  与此同时,将士们在书信里透露的只言片语,也是丰富的“情报”来源,可以从中看出军队里的一些基本情况,譬如是不是有将领暗中欺压士兵,亦或是士兵之间拉帮结派,同乡抱团欺负外人。

  信件审查时,也要审查信中那些不经意间泄露出的军事机密,所以收发处的工作量很大。

  厍狄钰和属下每天都要经手大量信件,然后要将其汇总、整理,定期上报西阳王或西阳王指定的人员。

  那些指定人员,都是西阳王府侍卫,厍狄钰知道这些人在王府的办公地点有个别称,听起来很奇怪,据说是西阳王起的称呼,他一想起这个称呼,就忍不住想笑。

  厍狄钧知道西阳王实际上不信佛,结果给收集、整理己方将士信件内容的机构定了和佛家有关的名字,明显有戏谑的意味。

  这机构的名字叫做“慈爱庵“,让人听了就想笑。

  想到这里,厍狄钧嘴角微翘,忽有一名军吏匆匆而来,手中拿着一封信,那是长安寄来的,刚刚抵达离狐军营。

  信上所写收信人是厍狄钧,而寄信的人,则是其父厍狄士文。

  得知父亲写信给他,厍狄钧那一瞬间有惊恐的感觉,他想到了当年兄弟三人被父亲当做贼提防的艰苦生活,想起了宛若牢笼的家,没有来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签收之后,厍狄钧拿着信只觉得沉甸甸,因为不知道父亲会在信里写什么内容,额头冒出汗珠,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  转到房间内独坐,厍狄钧深吸一口气,拆开信抽出信笺,定睛看去,心情渐渐放松下来。

  熟悉的字迹,熟悉的行文风格,这确实是他父亲的亲笔信,而父亲惜字如金,大概说了一下府里情况,又问起他的情况,末尾不忘提醒他,千万不要贪污受贿、结党营私。

  否则一但事发,没有父子,只有对错。

  厍狄钰看完信,叹了口气,脑海里浮现出父亲的样貌,那样貌是如此让他印象深刻,以至于即便有一段时间没见父亲,他都能将父亲的样貌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厍狄钰的曾祖父厍狄干,随齐神武起兵,是东魏、齐国勋贵,做到左丞相一职,所以厍狄家在齐国地位不低。

  厍狄钰的父亲厍狄士文袭郡王爵,任要职,后来齐国灭亡,厍狄士文就成了周臣。

  厍狄士文性孤直,洁身自好有些过头,很少和左邻右舍以及亲族有密切往来,出个门都要把府邸大门贴上封条,就是怕有人趁他不在时偷偷往府里送礼,而家人又瞒着他收礼。

  厍狄钰三兄弟在府里,被父亲像防贼一样防着,因为父亲就怕他仨学坏,坏了自己的名声。

  如今厍狄士文在长安当官,大郎厍狄钧为西阳王府属官,二郎厍狄钰亦有了一官半职,兄弟俩已经成了亲,有了自己的私第,在西阳居住,小日子过得很舒坦。

  只有厍狄三郎还跟着父母,在长安受罪。

  厍狄钰和兄长厍狄钧不是没想过帮弟弟找个出路,或者找个借口让弟弟留在西阳,过自由自在的日子,但一想到年事已高的父母,兄弟仨又不忍心。

  厍狄钰知道,以父亲那种处事风格,明里暗里不知得罪多少官员、同僚,老头子又很少和亲族有密切往来,一旦出了什么事,恐怕连帮说句话的人都没有。

  父亲在长安,依旧是大门紧闭不和人来往的样子,万一有个头痛脑热的,母亲年纪也大了,总得有个亲人在身边呼应一二、嘘寒问暖不是?

  所以,目前这个重任就由厍狄三郎承担,而厍狄钧之所以转为夏官府小职方,一来是他有测绘、管理舆图的经验,二来就是身为夏官府吏员,偶尔因为公务要到长安办事,时不时就能见到父母,能给二老尽尽孝。

  父亲的脾气就那样,做儿子的再委屈,也得尽孝,厍狄钰看着家书,看着父亲那嘱咐他天冷注意保暖的寥寥数语,不由得眼眶发热。

  也不知父母的头发又白了几根?

  擦了擦眼睛,厍狄钰将家书小心收好,干咳几声,转出房间,看着收发处里熙熙攘攘的人群,心里由衷感叹:

  能和千里之外的亲人通信,真好。

  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!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